|个人中心 | 退出 | 登陆 | 注册 | 订阅
未完成

这也能赚钱?揭秘00后大学生们的第一桶金

2019-09-04 10:25 | 作者:

与上一代相比,当代大学生的兼职领域之广已经超出前辈们的想象,大量新兴超频视频在线免费观看97的出现正需要运用年轻人活跃的思维推动,而大学生们作为“有闲”还“缺钱”的年轻人,则刚好成为新兴职业的主力。


文|赵子琨  丁直仁   来源 | 深响(ID:deep-echo)头图来源 | 全景网

 

九月的第一个工作日,大部分院校已经开学,又一批00后走入大学校园,等待他们的除了课业之外,还有包括兼职在内的课外生活。


提起大学生兼职,你会想起什么:刷单、端盘子、做家教还是当导购?


对于大多数学生来说,进入大学校园后,随着社交活动以及购买需求增多,父母给予的生活费往往不够,在已经长大成人的自我认知下,大部分学生很难再向家里伸手,兼职便成为许多人的选择。除了能够赚取零花钱,通过兼职初步接触社会,对于身处象牙塔的大学生们而言也是新鲜体验。


尽管发传单、端盘子、做家教仍是大学生兼职的主流,然而,在商业模式、消费水平不断更新升级的今天,在互联网时代成长的00后大学生们已经拥有更多途径和方式来赚取人生的第一桶金。


B站、小红书、抖音、微信公众平台等活跃着很多大学生,这里既是年轻的00后们休闲娱乐、获取信息的主要场所,也是嗅觉敏锐的大学生展现才华并发现商机的地方,UP主、游戏陪练、公众号运营、炒鞋都已经成为大学生兼职的新方式。


与上一代相比,当代大学生的兼职领域之广已经超出前辈们的想象,大量新兴超频视频在线免费观看97的出现正需要运用年轻人活跃的思维推动,而大学生们作为“有闲”还“缺钱”的年轻人,则刚好成为新兴职业的主力。


不过,虽然时代在变,大学生兼职的方式、途径也在发生改变,但在选择愈加多样的今天,差异化的兼职背后对个人能力的考察并没有发生本质变化。


不变的主流


不同于以前在校内张贴招聘海报,线上已经成为大学生寻找兼职机会的重要渠道,打开一款兼职APP,里面的岗位多种多样。


导购、服务员、家教等岗位仍旧是大学生兼职的主流:麦当劳、星巴克是大学生们首先的兼职场所,教育机构的助教或者老师也是同学们兼职的热门选项。


在校内,一些头脑灵活的学生懂得抓住同学的“痛点”,寻找“商机”,比如“代课”群,所谓代课,顾名思义就是收费为翘课的同学答到,这类群一般都有自己固定的发单格式,姓名、性别、教室、时间、课程名称、老师课堂的松紧度甚至还有点名的几率和一般的点名时段。调查细致,堪称学校课程表的百科全书。此外还有代取快递,食堂跑腿等等。将学校这样一个人口密集,需求相对集中的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


而对于年轻貌美的女同学来说,礼仪/模特/主持也是一种兼职选择。


据“深响”了解,现在各色发布会上的“礼仪”绝大多数都是在校大学生,半天的时间,薪酬在150-300元左右。而模特主要是指电商平台店铺的网拍模特,一单40-200元不等,一天可以接5-15单不等,拍摄完成后,衣服还能自己带回家。


主持的门槛更高一点,商场中庭的促销活动主持半天在400-800元左右,半天发布会主持,中文的价格在1000-3000元不等,中英双语的在2000-5000元不等,传媒大学在校生要价可以更高。此前专业司仪圈一直对学生兼职主持人充满敌意,认为学生报价更低,扰乱了市场秩序,而事实上也的确有些同学会以500元的价格抢单高端发布会。


若没有花容月貌,还有一种辛苦的兼职——扮演卡通玩偶。主要工作是和路人合影,招招手,要求是不要摔跤。报酬是礼仪的两倍左右,但确实是“辛苦钱”,尤其是夏天。


为商家在校园销售产品、服务的校园代理也是常见兼职,利用在校生能够接触到更多同学的便利,一些同学成为商家的校园代理,向身边的同学销售产品或服务,进而获得提成。


以上兼职之所以一直是大学生兼职的主流,主要因为这些职位并不需要太强的专业能力,大部分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培训后就可以正式上岗。


主流并未发生太大变化,但随着互联网孕育出许多新兴商业模式,年轻人有了更多途径展示自己的才华和能力,也因此获得了更加多样的兼职机会。


成为斜杠青年


今年6月,一则上传于B站的5G测速视频在网络走红,视频的制作者是一位名叫“老师好我叫何同学”的UP主,何同学是一位就读于北京邮电大学的00后大学生,那则视频让何同学迅速吸粉,如今,他在B站已经拥有超过200万的关注者,是一个颇有影响力的UP主。


从2017年发布第一则作品开始,何同学至今共上传了26条作品,在今年6月5G测速视频爆红之后,除了成为拥有百万粉的UP主,合作邀约也纷至沓来。


类似何同学这样将兴趣爱好同时发展为兼职方式的大学生并不是孤例,今年从复旦大学毕业的老番茄便是一位拥有超600万关注同时是2018年B站百大UP主之一的知名UP主,此外,CB菌、活蹦乱翘的肥瞳等都是从学生时代开始,一步步成为了根据影响力的UP主。


除了B站,微信公众平台也成为许多大学生展示才华的地方,2017年春节期间,一篇名为《微信红包先抢和后抢差距居然这么大》的公众号文章在朋友圈刷屏,文章作者是清华化工系博士生毕啸天,在名为“毕导”的公众号中,毕导脑洞大开,《一个清华博士在供暖前给广大学子最中肯的建议》、《连欺骗女朋友都不会,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工程师?》等文章都吸引了大量粉丝,如今毕导已是微信公众平台的大号之一。



无论是何同学还是毕导,都是大学生结合自己的兴趣爱好和能力,利用网络平台的新模式将兼职事业发扬光大的代表。


不只是UP主和微信公号运营,美妆博主、游戏陪玩、手办代工、炒鞋等基于新潮流的新职业也是大学生们青睐的兼职。与传统兼职的主流不同,这些新兴兼职与年轻人关注的潮流文化息息相关,大学生们通常是基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做投入,之后再逐步将其发展为兼职事业。


新兴平台为大学生们展示能力和才华提供了机会,何同学、毕导都是厉害的斜杠青年,能够将兴趣发展成为事业当然是一件一举两得的事情,但是要做好并不容易。


从兴趣到职业


与导购、服务员等职位不同,UP主、游戏陪玩等新兴兼职的门槛更高,无论是资本还是精力,都需要一定时间才能有所产出,而能否做好这些兼职,则更加考验个人能力。


比如,要做好看上去很美的美妆博主工作,不仅需要投入资金购置大量化妆品进行评测、抽奖送礼维持粉丝热度,还需要过硬的化妆水平、口才以及内容运营能力。

而对UP主或者公号运营者而言,维持文章或视频的持续更新并不简单:每天琢磨内容、持续输出,对脑力是极大考验。


何同学便在视频中自述,做视频需要考虑播放量、转化率,因此视频的拍摄、口播的内容等都需耗费大量精力,“做视频这件事是比较有意思的,但做视频后面这些事,真的是相当无聊而且内耗特别严重的一个过程。”